活动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活动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威马汽车CEO沈晖上市是顺其自然做好业务是关键《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17 14:17:41 阅读: 来源:活动房厂家

2019-04-16 10:37:31来源:凤凰网科技

上海车展开幕前夕,威马汽车携智行2.0版威马EX5、威马EX5 Pro、威马EX6 Limited、威马概念车EVOLVE CONCEPT组成的产品矩阵亮相。威马汽车还正式发布由Living Motion三电动能系统、Living Pilot智行辅助系统、Living Engine全车交互智能引擎构建的核心技术矩阵。

三个Living的核心技术矩阵,是威马汽车从“智能电动汽车的普及者”向“数据驱动的智能硬件公司”迈进过程中,最重要的技术抓手。

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CEO沈晖接受记者等媒体群访,表示威马一直坚守智能电动汽车普及者的初心,如今通过的技术研发、量产升级及商业模式创新,威马要成为智能电动汽车领域的硬核实力派。

计划2021实现L3级别自动驾驶汽车量产落地

据介绍,威马的核心技术矩阵中,Living Motion是由威马汽车携手全球众多顶级品牌:博格华纳的高集成一体化电驱动系统,英飞凌的核心电控部件IGBT,及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等,联手打造的三电动能系统。

威马Living Pilot智行辅助系统则是针对错综复杂的中国路况和用户驾驶习惯,采用无惧雨、雪、雾等恶劣天气的毫米波雷达与高清摄像头融合的硬件方案。

在高级驾驶辅助方面,Living Pilot具备自适应巡航功能(ACCA),可以让车辆自动调节车速,与前车保持车距并跟随起步和刹停。

针对160多种场景的“中国式停车”,APA自动泊车辅助功能可自动识别包括平行车位、垂直车位、斜向车位等可泊车的车位,帮助用户泊入。

威马称,搭载Living Pilot智行辅助系统的威马汽车可实现0-130km/h的全速域辅助驾驶,最大限度减轻疲劳,为用户提供轻松安全的驾驶条件。

此外,威马汽车已与百度达成面向L3以及L4级别智能驾驶解决方案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计划在2021实现L3级别自动驾驶汽车的量产落地。

威马表示,进化后的Living Engine2.0已能按毫秒级频率,不间断采集覆盖全车22个控制器的671种信号的车辆运行数据。

基于完善的Living ID体系,威马与百度、腾讯、小米等生态合作伙伴,实现账号和服务体系的打通,跨平台整合了信息娱乐、车辆服务、衣食住行等主流应用的海量数据。

威马汽车目前还着力基于L3以上级别自动驾驶场景打造一款全新世代的智能概念座舱,该款座舱将在2020年与消费者见面,威马也计划2021年续航里程要达到WLTP 600公里以上。

威马目标是,不止是实现造车新势力的第一,还将努力成新能源纯电动汽车第一,并跻身乘用车市场第一梯队,成智慧出行领域的世界冠军。

沈晖接受记者等媒体采访时表示,威马最有勇气的是把技术路径讲得很清楚。大家一直在说,说太容易,但其实做出来才是核心,而市场上绝大部分是说了做不到。

沈晖透露,威马的WLTP已经启动,这不是简单的把三电系统提升或电机提升一下就能解决,最终还是一个平衡、协同问题,调校到WLTP标准的600公里还有一段时间要做工作。

不靠烧钱要精细化运营

威马汽车日前正式发布智行2.0版威马EX5综合补贴后售价,价格区间为12.98-20.98万元。

其中,威马EX5 Entry发现版300的综合补贴后售价为12.98万元,威马EX5智行2.0 Extra创新版500综合补贴后售价为20.98万元。

基于高级跑车基因打造的威马EX5 Pro也将在上海车展正式上市。

不过,当前造车新势力面临的一个挑战是,来自国家的补贴在减少。

对此,沈晖指出,退补对产品做得好的企业不见得是坏事,可能是福音。对于把产品做好的企业反而销量上涨的机会更大。

“所以如果一个用户对汽车产品的要求比较高,没有补贴以后,会更加专注于产品,对商家、对用户都是好事情。”

当然,造车新势力更大挑战来自汽车行业自身,当前整个乘用车市场都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已经改变了过去28年连续增长的趋势。

面对着行业寒冬,甚至有说法是,很多造车新势力活不过2019年。

沈晖认为,寒冬只是相对的概念。新能源车在整个寒冬里反而是比较有希望的赛道,原因是,用户要求越来越高,新能源车的产品也越来越好。

“创业企业成长初期总有一段时间的压力,我们只要把自己的事业做好,跟友商一起把新赛道做得更大,就能占据头部位置,达到我们的目标。”

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威马团队最大不同是,创始团队主要是传统汽车人出身,尤其是沈晖,在吉利的时候曾操盘过沃尔沃的收购,对汽车行业的管理非常精通。

沈晖说,威马管理团队是管过大企业的人,会做精细化运营,每一步都强调效率,包括资金的效率、运营的效率,人力的效率,现在公司就3500号人,希望今年不要超过5000人。

“威马不是靠烧钱,而是花同样的钱要比人家效率高,同样的效果要比人家花的钱少,同样的成本希望比人家做得快,同样的时间希望比别人做得更好,这是我们精细化运营的核心。”

当前,蔚来已上市,威马不久前也刚完成30亿的融资,谈及威马是否在筹备上市时,沈晖说,上市是顺其自然,对威马来说,做好业务是关键。

以下是对话威马汽车创始人、CEO沈晖实录(精编处理):

提问:今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比前两年下降更加猛烈,明年可能完全退出。作为新势力,从价格、产品、战略上,如何应对接下来的补贴退补?

沈晖:我们创业第一天时就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专注于把产品做好,产品不做好,补贴再多也没有用。

这种退补对产品做得好的企业不见得是坏事,可能是福音。之前大家为了补贴随便先买一辆车,用的时候体验不好,还不如一开始就看准一款好的产品,对于我们把产品做好的企业反而销量上涨的机会更大。

所以如果一个用户对汽车产品的要求比较高,没有补贴以后,会更加专注于产品,对商家、对用户反而是好事情。

从战略上看,首先产品还是强调安全可靠、质量稳定、体验出色、成本合理,做到这四点可以让一个企业健康发展。

提问:网上有说法说,很多造车新势力活不过2019年,您如何看这个观点?以及对造车新势力今后发展的看法?

沈晖:寒冬是一个概念性的,创业企业都不容易,都是从零开始。我们今年的市场跟过去相比不一样。

一方面是2018年,整个乘用车市场改变了过去28年连续增长的趋势,但同时新能源汽车还在增长,很重要的原因是用户要求越来越高,产品越来越好。所以新能源车在整个寒冬里反而是比较有希望的赛道。

其实整个中国汽车工业都是新势力,做得再好的企业也就二三十年,世界上老牌车企,在美国、日本、德国的,都有百年左右的历史。

对中国企业来讲,革命不分先后。创业企业成长初期总有一段时间的压力,我们只要把自己的事业做好,跟友商一起把新赛道做得更大,我们能够占据头部位置就达到了我们的目标。

产品和交付是首要工作

提问:补贴退坡之后,对造车新势力来说盈利是不是变得更难,您预计2020年实现盈利的基础是什么?

沈晖:在6月25号以后的事我们到时候再宣布,这是和用户相关。我们这个企业有一个好处,很多时候的决策是用户定的,包括产品设计、价格也是,数据很有效,现在粉丝加上会员已经超过70几万。

这里面有很多核心的用户都给我们很多很好的反馈,这比我们一般销售人员在办公室里想出来的价位怎么定有效得多。这个还是听用户的,按照国家6.25以后再宣布价格。

盈利性,首先这个事情不是新闻,大家都误解了,2015年刚刚创立这个企业时,内部有一个很粗糙的业务计划,后来越来越清楚。2020年补贴的销量的促进力度将消失,如果现在才感觉到压力那是业余选手。

产品和交付是首要工作,我们内部有一个很详细的计划,我们做企业还是“老司机”,肯定看重可持续发展,对我们来说业务计划怎么开源节流,开源怎么把交付量做上去,让更多的用户用我们的东西,帮助我们产品做得更好。

节流是怎么提升企业的运营效率,产品做扎实、不断优化。不是寒冬的时候优化一下,环境好的时候就大手大脚花钱,那是不持续的。持续的还是要精细化运营。

自建工厂可保证利益一致团队无缝对接

提问:威马一直是主张自建工厂,能否谈谈自建工厂的好处?

沈晖:太多了,我45岁出去,并在全世界流浪、流浪地球、流浪了很多国家,代工不是新东西,在国外欧洲实现了三十几年,我们能想到的他们早就想到了。

全德国最聪明的人都在汽车行业,全美国最聪明的人都在汽车行业,去日本看最聪明的人也都在汽车行业。

我曾经做代工的模式,代工厂现场要派一堆工程师在现场,下订单的工作工厂能干,价格也是我谈的。

我选好供应商、谈好价格,派一堆工程师在现场管理每一个装配、每一个生产的细节,都是很普通的,没有创新,代工厂就出一点硬件的东西。除了功能,甚至管理体系都有可能是我做的。

但是利益不一致,毕竟代工厂跟我不是一伙的,利益还是有差别的,如果代工厂跟我们是一体化,捆绑在一起,产品出质量问题大家一起背责任会更好。

或者某种原因需要承担责任时我们能够保持一条心,有了什么问题,前台同学和工厂同学一起讨论,是设计出了问题,还是后面的制造出问题,供应商可能没有检查清楚就上线了,不是一条心,只能互相推诿。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诀窍,我们的优势,这款车刚刚定义时,工程师、包括装配线一些有经验的老师傅已经开始在研发的初期介入。一个产品的质量一定是设计出来的,甚至某种程度上是产品定义出来的。

尝试的过程中也会犯错,有些设计最初觉得用户会很喜欢,是个很炫的东西,就硬上,到了现场制造装配线的老法师说,如果批量肯定有问题。

如果不是一伙的,这么核心的产品定义部门会让一个远在温州负责生产的同事坐在那里挑毛病?这个是不大可能发生的。有一些品牌是设计冻结时才让代工厂参与,我们是完全开放的。

质量是设计出来的,质量一定是早期规划出来,甚至是定义出来的。而后期只能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保证质量好一点。

当然效率更不一样,我们的温州工厂是新能源造车企业里水平最高,能跑起来的。

硬件比较容易做出来,我见过很多欧洲一流的工厂,过去十年跑到中国的新工厂里面看,硬件上的设备都比欧洲一流工厂的好,因为人家一个工厂投下去,过一两年改一个设备,我们一看最好的东西就投下去。

但是真正产生的差距在整个工作的流程上以及每一个细节上,甚至受每一个现场的工人每小时的心情影响。

所以这个工厂跟我们利益高度一致、团队无缝对接,流程上一开始定义产品时就考虑到将来在装配线上是不是能做好,或者造型,八个选四个,四个选两个,现场冲压线的老师傅会参与,这是公司的核心机密,一般利益不一致不会这么早让人家参与。

提问:自建工厂都有两面性,有没有遇到不好的地方?

沈晖:你想想汽车是工业文明以来最大的一个结晶,智能电动汽车是有史以来最复杂的智能硬件,一辆车做出来,交给一个用户,用户一家老小都用你的车。

我认为自建工厂很好,重资产,老老实实做实业的人就是重资产,对承诺不会两年三年就跑掉,我们认为重资产很好,但是很多人认为是坏事。

我们认为是对用户的承诺、对团队的承诺,很多团队一来,一加入威马,认为威马搞个工厂准备不跑的,这是好处。

造车新势力不能光讲故事讲三年

提问:造车新势力与两年前有一些变化,您认为进入了一个什么阶段?

沈晖:去年下半年开始,整个资本市场比较冷,就算资本市场很热,今年也应该水落石出,不能光讲故事讲三年,还没有东西。

我有时候跟投资人讲水落石出。我们的投资人基本上都是看过所有的项目才会投我们,没有一个正常投资人只看一个项目就投。所以现在是水落石出的时候。

前两年大家吹过的牛、讲过的东西,到底谁可以做出来。我们也要跟人家差异化,人家讲得多的,我们在后面先学学、看看,哪些可以做出来的再说,大家觉得我很靠谱,很简单,做了再说。水落石出的时候,才能跟人家不一样。

2018年确实静下来,2019年要么出色、要么出局,很简单,不是吹牛讲故事可以活下去。我们还是有巨大的优势。一开始专注在纯电动汽车,我们没有退路,所有资源往这里投。

我们以前融过一百多亿的资金做事情,我们出来的时候想融资两三百亿才可以做一个成功的企业,一家智能电动汽车企业就是打电动化、智能化。

人家一讲到智能汽车就想到威马、纯电动汽车就想到威马,就是要花两三百亿砸进去,我以前也搞过类似体量的企业。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如果业务做得不好跑去上市就自找麻烦

提问:外界对新势力造车的烧钱速度比较关注,威马对资金的使用和渴望程度大概是怎么样?未来是否有上市的规划?

沈晖:目前刚刚完成C轮融资,很顺利,主要资金用在研发和渠道的提升。

我们的产品很好,但我们的渠道不够完善,现在已交付到29个城市,没有足够渠道的时候光线上的订单不可能变成真正的交付量,这需要耐心,还是要花不少钱。我们公司开始精细化运营。

我们还是管过大企业的人,做精细化运营,每一步都强调效率,包括资金的效率、运营的效率,人力的效率,大家都很自豪说,我有多少员工,我们公司是倒过来的,内部是说人越少越好,人少好办事。

现在公司就3500号人,我希望今年不要超过5000人。

人少有好处,沟通好,一拿起微信几点都可以交流。第二执行力快,要做决策时人少可以很快就做成。第三人少费用就低,宁愿每个员工的工资高、奖金高,也不要很多人。

某种程度上希望运营效率的提高,不是靠烧钱,但是花同样的钱要比人家效率高,同样的效果要比人家花的钱少,同样的成本希望比人家做得快,同样的时间希望比别人做得更好,这是我们精细化运营的核心。

对公司上市我也不是专家,暂时没有什么可以讲的,因为还是希望今年EX5智行2.0、还有EX6、以及EX5 Pro,在温州工厂上线,希望这几个产品做得更棒。

公司上市是顺其自然,不能急,对我们来说,做好业务是关键。

油性木器漆环保吗?

水性环保漆都有什么?水性环保漆哪个品牌好?

芬琳漆水性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