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活动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部分区县融资平台风险高企清偿能力或受考验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9:25 阅读: 来源:活动房厂家

部分区县融资平台风险高企 清偿能力或受考验

地方债务审计将隐蔽在地方融资平台上的政信合作信托推到了风口浪尖。以地方政府信用作“背书”的信托融资计划,因融资过度、偿债能力薄弱、风险评估模糊等因素而被贴上“风险升级”的标签。有业内人士认为,今明两年将出现政信类产品兑付高峰。  尽管监管层正在逐步收紧地方平台融资渠道,但经济放缓使地方强烈渴求资金,信托融资惯性暂难“刹车”。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发现,部分信托公司通过多种方式曲线绕开政策限制为地方融资平台提供资金,以地方财政兜底的政信合作产品发行的市场热情丝毫未减。同时,一些资源有限的区县频发信托计划,以成本颇高的信托融资举债或为当地埋下了新的债务隐患。针对政信类产品的风险问题,信托业内人士表示,将严格信托业务审查、提高交易对象的选择要求以规避政策对行业的影响。  实际上,政信合作蕴藏的平台债务问题始终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地方政府的头顶之上,市场对地方信托融资引致债务黑洞的担忧则不断加剧。6月10日,审计署发布《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报告显示,2011年至2012年,有6个省本级和7个省会城市本级通过信托贷款、融资租赁、售后回租和发行理财产品等方式融资1090.10亿元;12个省会城市本级和1个省本级通过BT和垫资施工方式实施196个建设项目,形成政府性债务1060.18亿元。  目前政信合作的主要形式有三种。其一为信托公司参与地方投融资平台下属项目的设立或增资扩股,由平台或平台的国有股东承诺到期溢价回购股权;其二为信托公司向平台发放信托贷款,由地方政府或平台承诺到期偿还;其三为信托公司受让地方投融资平台的地方政府的应收账款债权,到期由地方政府偿还平台公司,再偿还信托资金。而上述合作形式的关键在于,地方政府将会作为实际保证方代替地方平台偿还债务。  “如果政信合作的产品有实际的现金流作为保障,如高速公路收费可以作为还款来源,产品本身的风险也会降低很多。但现在基建类信托产品非常多,有些还承担了公益类项目,没有明确的现金流,实际上就形成了政府的债务。”在赵池看来,只要能够还清信托产品形成的短期债务,解决流动性风险的问题,就不会存在太大问题。“如果这一期还不起,还可以重新发一个信托计划来接盘,不过有些级别低的政府调动的资源有限,财政太弱,就会出现债务问题。”  据了解,财政实力较弱、资源有限的区县级政府信托融资规模非常庞大,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政信类产品风险高企的乱象。2011年6月审计署披露超过2700家区县政府的债务余额约2.84万亿元,占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的26.5%。兴业证券研究报告认为,超过70%的地方融资平台公司,是县级政府设立的。在债务高速增长的2009年,广西市县级债务余额为1625.3亿元,占债务总额的60.8%,同比增长114.2%。  据银率网的信托机构产品公开资料显示,浙江某县级政府,仅在2012年下半年集中发行6款信托产品以募集地方建设项目所需资金,涉及资金金额达11.8亿元,募集资金基本已经“落地”。据了解,各融资平台、国资企业目前处于存续期间的信托、股权私募基金的融资,超过了其2012年地方一般预算收入。  资料显示,上述县区存续的信托产品主要投向当地经济开发区旗下的国资企业,用于美丽乡村建设,另一部分则是由另外的平台公司负责,用于当地旅游景区扩建和河道治理。按照当地金融系统内部人士的说法,2008年四万亿投资,县政府为跟进中央政策而上马大量项目,但由于流动性收紧以及融资平台贷款的监管趋严,平台公司不得不通过信托等融资渠道获取资金。  业内人士分析,伴随2014年偿债高峰期的来临,将会有更多类似的区县级政府面临由信托融资引致的债务风险问题,如果以土地收入为主的地方财政不能如期还债,流动性的漏洞就会出现,进而波及整个融资平台的资金链条。安信证券6月曾提出,地方举债涉及用大量短期融资去支持长期项目,杠杆化率异常高;同时项目本身没有足够现金流覆盖资金成本,使得地方融资平台面临流动性风险和清偿能力缺口,会进一步对理财产品和影子银行体系产生冲击。

alevel课程辅导机构

ib课外辅导

gre考试是什么意思

gmat培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