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活动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丁克我做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3:35 阅读: 来源:活动房厂家

小兰长得如花似玉,但仍然是单身一个。她相亲也有N次了,但每一次都是见面后再无下文。不是小兰太挑剔,只因为她的基本要求让这些男人无法接受。

其实她的要求也算不上什么特别,无非就是想做个丁克家庭。在一些大城市里,丁克家庭比比皆是,但在这座小城里,还真算得上是异类。每次相亲她刚说出自己的想法,就立即将相亲的男人吓跑了。后来她干脆将话挑明了,不接受丁克的人,没必要见面。

这天,同一条街的杨姐对小兰说:“就你这条件,也只有跟周大民能匹配了。”

小兰问周大民是谁,杨姐说:“他是一家企业的员工,算是个中层领导吧,也是因为想成立丁克家庭,到现在还没结婚。他听说了你的条件,通过熟人找到我,想认识你呢。我觉得你们的想法一致,想让你们见见面。”在杨姐的安排下,小兰和周大民见了面。

周大民虽说算不上很帅,但也五官端正,两人聊得挺投机。周大民说,他觉得丁克家庭少了孩子的负担,能让自己的生活质量更好,又可以时时生活在幸福甜蜜的二人世界中。这些想法和小兰一样。

见了一次面后,小兰对周大民各方面都很满意,于是两人的交往越来越多,最终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他们愉快地度过了几年的二人世界。这天周末,周大民对小兰说:“我加入了一个爱心组织,每周轮流去敬老院帮忙。这周要跟我一起去的人突然有了急事,不如你跟我去吧。”

正好小兰也没什么事情,就一起去了。他们来到敬老院后,就开始帮老人们拖地、擦窗,两人累得一身汗。

干完活,两人坐在屋前休息。看着院里的老人们,周大民叹息一声说:“唉,这些无儿无女的老人真是太可怜了,想想以后我们老了,也得来这里,还真不是滋味。”

小兰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咱们将来要来这里?”

周大民说:“能不来吗?咱俩是丁克家庭,真到动不了的那一天,肯定要来这里啊,和那些无儿无女的老人在一起。”

小兰一怔,说:“你该不会是后悔了吧,我们当初可约法三章的啊。”

周大民急忙摇头,说:“没,我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这时,身后有人说:“谁说我们是没儿没女的人?”两人一看,原来是位老太太。老太太笑着说:“这里好多老人都是自己要来的。你想啊,儿女们那么忙,我们总不能老让他们陪着啊。在这里老人们在一起,生活充实多了。”

小兰盯着周大民“嘿嘿”一笑,周大民急忙低下了头。

没过多久,这天小兰下班后刚回到家,就接到周大民的电话,让她多煮一些饭,晓上有客人。她问有多少人,周大民说只有一个,她问是谁,他笑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小兰在厨房忙活半天,将菜摆上桌后,周大民走了进来,还背着一个大背包。她一看周大民身后没人,就奇怪地问:“你不是说有客人吗,人呢?”

周大民笑道:“你眼光要放低一点嘛,来,叫声阿姨!”说罢从身后拉过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来。

小兰奇怪地问:“你说的客人就是她?”周大民点点头,说有一位同事要出差一段时间,没有人帮忙带孩子,作为好朋友的他,义不容辞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小女孩甜甜地叫了一声阿姨,小兰也很高兴,就问她叫什么名字,女孩说:“我叫张雅。”周大民告诉小兰,孩子的父母离了婚,她跟了父亲,而母亲离婚后就离开了这座城市,所以父亲出差这段时间只能由他们俩帮忙照顾了。

于是张雅就在他们家住了下来。这孩子虽然小,嘴却甜,总是阿姨长阿姨短地叫,让小兰心花怒放。她不但每天准时去幼儿园接送,有时间还带着孩子去游乐场玩。有一天遇到一个熟人,那人吃惊地问她孩子竟然这么大了,小兰还高兴地直点头。

这天夜里孩子忽然发起了高烧,小兰急坏了,连夜带孩子到医院去。两人一直在床边守着,孩子的烧退了,两人也熬成了黑眼圈。

没多久,孩子的父亲出差回来了,他带着礼物来到周大民家将孩子接了回去。看到孩子跟着父亲走了,小兰脸上带着一种失落的表情。

周大民笑道:“看看人家,有个孩子多开心。”

小兰说:“当然很开心,不过孩子有病的时候真是太揪心了。”然后小兰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问:“我听孩子说,她奶奶也住在这城里,你是有意将她带来,想让我和孩子培养感情吧?是不是又想改变主意了?”

周大民急忙摇头说:“我可没那个意思啊。只不过我知道她奶奶有病,估计没法照顾孩子,所以才帮忙的。其实也是想让我们家多一点快乐嘛。”

小兰这才说:“那就好,我们可是说好了的。”

很快就到春节了,两人的老家都不在这里,按照习俗,除夕到男方家过,初二再赶到女方家。初一早上刚刚起来,就有兄弟家的孩子过来拜年了,一声声叔叔婶婶一叫,他们自然高兴地应着,然后拿出红包给孩子们。

谁知今年却和往年不同,来的人络绎不绝,堂兄堂弟,表兄表弟,来了一个又一个。这些人来拜年时,都是带着孩子一起来的,当一声婶婶或者舅娘喊出后,小兰不得不从口袋里掏钱,刚到中午就给几十个孩子掏出去几千块钱了。

小兰急了,急忙将周大民拉到房内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那么多亲戚上门,往年没见这么多啊,会不会有假的?”

周大民苦笑一声,说:“亏你想得出,怎么会有假的?可能往年他们太忙,没有来。”

小兰拿出钱包说:“可这钱也出得太快了,这样下去可受不了,不如我们躲一躲罢。”

周大民正色道:“这事怎么能躲?实话告诉你吧,还有好多亲戚没来呢,我到城里工作后都没见过他们,正想见一见呢。”

没办法,小兰只能盼着这一天快些过去。晚上小兰拿出钱包一算,带的一万元钱差不多都用完了,这可是两口子两个多月的工资啊,说没就没了。周大民说:“明天再去取一些出来,到你家还要用呢。”‘

小兰摇摇头说:“我家哪会有这么多人来?”不过为防万一,第二天一早她还是取了钱带着,这才和周大民一起去了父母家。

可她没想到,今年自己家也和周大民家一样,来了不少亲戚。从小一起玩的姐妹们都来了,小兰又是高兴又是心疼,可也没办法,那些姐妹的孩子一声姑姑叫出来,她还得急忙掏钱。这一天下来,又是一万元钱没有了。

过完年回到自己家,夫妻俩直叹气,这么一折腾,一年的收入倒有一半没了。两人的收入都不算太高,接下来的日子还真不好过,说不定以后还年年如此呢。夫妻俩只能相对苦笑,要怪只能怪这可怕的习俗了。

一年多后,抱着刚满月的女儿,周大民乐得直笑,他对女儿说:“我等你可等了好几年啊。当初为了追到你妈,只能说了谎话。为了改变她的想法,我可费了不少精力。幸好要生你是她自己先说的,我可没劝她啊。”

小兰“哼”了一声,说:“前几天我才听我妈说,为了让我改变主意,你竟然串通两家人,让他们将所有亲戚都叫来拜年收我们的红包。现在孩子有了,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替她挣奶粉钱吧。”

周大民一手搂着女儿,一手搂着小兰,笑嘻嘻地说:“我一定会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