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活动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朋友的故事之外卖[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3:16 阅读: 来源:活动房厂家

朋友入住的第四天,我们没有出去买什么吃的,确切的说我们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出去买吃的了大多数都是在叫外卖,今天也不例外,在晚上九点左右的时候叫了两份外卖。

“看来外卖还要等上好一阵子,要不先给你讲一个关于外卖的事吧。”朋友的脸上又浮起了几分诡异的色彩,这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好奇心还是驱使着我向他那边坐了过去。

(以下从朋友的角度来叙述)

那是在上高中时候发生的事了,高中的管教都是封闭式的,不到周末学校里根本不让出去,重点的是学校里的伙食还很烂,烂到难以下咽的地步,我们都怀疑这厨师以前是不是养猪的,学校的小卖部几乎一到饭点都是挤满了人,过来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来买泡面吃的。

回想起那段时间,真的是被泡面都快吃吐了,即使是这样我们也不想去吃食堂的菜,这你应该不难想象这是有多难吃吧(朋友对着我看了看,我也会意的点了点头)。

后来我们就慢慢的衍生出了叫外卖,起初也是随便提提的,但没想到还真有人这么做了,因为叫外卖是不允许的,学校的借口就是不允许我们和外界有接触,在我们看来只不过想从我们这边得到更多的利润罢了。

当然外卖是偷偷进行的,大多数都是统一在操场上的一个小树丛后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树丛的后面有了一个洞,只要身材稍微瘦小一点的人都是可以钻出去,自然把外卖递进来不成问题。

刚开始还好,只是偶尔有几个学生会叫外卖,可没过多久,事情越发的严重,几乎所有的学生到点了之后都会在那里排队等外卖,学校只好执行了强力的手段,让保安在那里等着,只要发现有人去拿外卖就会被抓起来暴打一顿然后东西还会被那残忍的保安收走,虽然很惨,但还是会有人忍不住偷偷的去买。

最后学校做的绝了,干脆直接把那个洞口用水泥封了上,但事实上并没有过几天,洞口又破开了,学校一次次的把洞口封上,却都是没过两天就又破开了,院方觉得事情很奇怪,就叫保安开始二十四小时的监视。

结果蹲守到了一个高二的男生,叫王希,当然这事情在学校里闹的也是挺大的,保安是把那男生抓起来暴打了,而且还关禁闭,最后那学生在禁闭室里自杀了,但院方把事情压了下去,给那死去孩子的父母递了一些钱,随便弄了一些借口就糊弄了过去。

其实学校里大部分的人都知道这事,只不过没有人敢提,因为要是谁敢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搞不好就要给学校里的保安整个半死,自然没有人敢多嘴了,不过那名害人的保安后来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但事情却并没有这样就不了了之了,记得那天同样是晚上九点,我叫了一份外卖,那时候正好是晚自习刚下课,晚上保安们一般也都不会来操场,我就偷偷的一个人往操场钻去,操场上多数都是情侣因为这里足够的黑,我就随意的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等待着外卖来的电话。

大约在九点半的时候电话响了,我左顾右盼,装作一副闲逛的样子,在靠近树丛的时候,快速的将手伸过,将钱一递,外卖拿过手直接往外套里揣着,整个交易的过程也不过就短短的几秒,自认为很完美。

正打算往回走着,转头就碰到了一个同学,他带着个帽子,完全看不清他的面貌,全身用校服裹得严严实实的,面对着我伸出了一只手:“可以给我一点吃的吗?”

“我就叫了一份啊。”我没有拿出外卖,而是低声的跟他说道。他摇了摇头,似乎不相信我说的,我只好把外卖拿了出来,我当时就看傻眼了,我明明只叫了一份外卖,结果却有两份东西。

他很自觉的从我手里拿走了一份,慢慢的朝远处走去,直到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我才反应过来,一路上我都感觉很奇怪,我想不懂为什么会有两份,而且我只给了一份的钱。回去说过寝室里的人听,他们也只当做是我讲的一个故事,没有在意,时间长了我也就不把当回事了。

大约过了半个月学校里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大家都互相传言,操场上的厕所中时常会听到有学生在哭,一开始我也是没有太在意,因为我经常在操场上运动,有时候想上厕所了也都是去那里解决的,从来就没遇到过这样的事。

直到有一天,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二的下午,正在上体育课的时候,我突然尿急的往厕所跑,刚从门口进来,就听到了有人抽泣的声音,不过很轻,我很急也就没有当回事。在方便完之后,我也是放松了不少,听着那声音总感觉很近,却又不知道在哪里。学校里通用的是蹲式的便池,而且是没有带门的,走过去看都是一目了然的,这里并没有人,我本能的认为可能是女生那边传来的吧,毕竟我们男女厕所是相通的,只不过是隔了一面墙,Φ纳戏交沽粲邪胫皇殖さ目障丁

我走了出来,在洗手台洗了把手,随后用水扑了下脸,猛的一抬头,就发现身后站着个人,而且他还在哭,同样的是,他也带着一顶帽子。脸色很白,应该说是惨白,没有一丝的血色。

我从镜中仔细的看了看他,发觉他不就是那个自杀的学生王希吗?因为在学校的窗栏展示中有他的照片,我想了想肯定不会错了,然后快速的转过了头,结果什么也没有,我的腿马上不听使唤了,拼了命的往外走,在往外跑的路上我的脑袋里还在想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大白天的居然撞鬼了。

不过这些事,说出来一点意义也没有,见过的人都知道,没见过的人全都当是一个笑话在听。接下来的事情越发的诡异,经常会有人看到晚自习下课后,会有一个戴帽子的学生在教学楼里晃悠,或者是在大白天的看到一个带帽子的学生站在宿舍的屋顶上,所有许多种种的奇怪的事件很多。

我相信都是那个叫王希的学生,毕竟我是亲眼见过的。但他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见过他的同学也都没发生过什么事,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习惯了,只是学校里莫名的多出了一个神出鬼没的人。

“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看了看唐哲,从他的面容中我就感觉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朋友摇了摇头,道:“当然还有后事。”

那是我再一次叫外卖的时候发现的,同样的时间也是在晚自习过后,因为跟那个送外卖的人养成了习惯,只要他一打电话,铃声一响,我不用去接,直接去洞口拿外卖就可以了,当然他也会在响铃一阵后挂掉。

当天晚上也是那样,当我突然对送外卖的那个人很好奇,因为毕竟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个人,号码也是从别人那里知道的。

外卖从洞口处被扔了进来,我跟平常一样把钱往洞外一丢,然后快速的趴下身体一看,这是一个巷子我并没有看到什么,就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有可能是送外卖的人走的快了我没看到也说不定。

我就这样回去了,当天点的餐也是很奇怪,我是回来后才知道的,那天同寝室的叫我一起帮他带一份外卖回来,可我并不知道他点了什么,就在我把外卖拿回寝室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变了。

“你真的把东西买回来了?”我看到室友不可思议的眼神,让我感觉我手里拿的外卖有点诡异。

“你到底叫了什么东西?”我质问他,同时也将外卖递给了他。他小心的接过了手,放在床上,寝室里其他所有的人都围着他的床坐了过去,外卖被拆开了,也是装在一个普通的塑料泡沫盒里,里面满满一盒,都是那大大小小的眼珠。

看着这样的情形,我们当然是被吓楞了,时间就瞬间被冻结了一样,那一份外卖自然也没有吃,那一晚我们都没有睡,室友的嘴里是不停的念叨着真的会有这样的菜之类的话。

在第二天拿外卖的时候我特意的留意了一下,就在递钱的一瞬间把头低了下去,可奇怪的是手里的钱没了,却还是没有看到人,而且眼前多出了一张纸钱,我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张破了一个角的五元是室友递给我的,那送外卖的人难道是没有收吗?这我感觉很奇怪,结果回去的时候就出事了,室友在午觉醒来之后,眼睛莫名其妙的没有了,就像从来没有过一样,平平的没有一点血迹。故事讲完了,朋友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点了支烟。

我还是有点不理解:“那洞口的外面到底是什么呢?”

朋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随后他的口中又吐出一片烟雾继续说道:“但我明白这是一场交易。”

“交易?”我心里想着,在琢磨了一下之后,豁然开朗道:“这的确是一场交易,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必定要失去一些才行,而有时候失去的并不仅仅是金钱而已。”

“是啊,要不然那名保安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失踪,那天晚上我的手里又怎么会多出那戴帽子男孩的那份外卖呢,还有那用钱买不到的眼珠。”朋友感叹道。

当然,洞口外面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门铃响了,我们的外卖也到了。

作者寄语:这一篇的结局看起来或许会有一点费脑~ 大家可以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哦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